自從這個站開了以後很少去更新,太懶惰了,以至於一直想整理看過的小說,寫些書評甚麼的也始終沒做到... 唯一做到的是在心情極差的時候寫東西發洩情緒,如同開站那天09年7月20日一樣來這裡發洩。沒有實際的作用,沒人看兼對事情無影響力,我覺得總好過別人在臉書facebook上亂寫,隨便讓任何閒雜人來參觀自己的心情。我不是這種人,寧願藏起來寫,或許有一天我死後,家人會想起這個網站,從而知道多一點我的心情。

近來真的很心煩,想去健身的事、想回娘家長住的事、錢銀的事、找工作的事、日後前途的事、姨丈生病的事etc。白髮正在迅速增加中,是真的,叫老公幫我仔細地毯式搜查過拔掉後兩天又發現了3條,感覺到它一直在增加中...

醒著的時候心情很煩悶,連睡著覺也哭了2次,半夢半醒的知道自己在哭,醒後很迷網,更加覺得自己很沒用,一無是處,也不去工作,終日無所事事由老公養著,心裡雖然很害怕,覺得家裡這麼窮是因為我,天天只是吃喝玩樂,雖然我是個宅女,一般來說除了吃飯要特別花錢之外,平時都是用電腦自娛,不事生產也是我的過錯... 這個讓我負好大壓力,甚至很想寄情於中彩票,一旦中了頭獎會減輕我的罪惡感吧,至少可以拿這筆錢去移民,煩惱就會解決了(?)

 可惜我不似有中獎運,似那種一生都不會有這種機會的命...

自己的事故然心煩,最令我難過的是姨丈的病!他是腸癌擴散到肝臟,化療使他非常痛苦,我有種感覺 -- 他有可能會提前「離開」... 有這種想法的不只我一人,原本大部份的情況是由我媽口中得知,她也是從阿姨打給她的訴苦電話中得知,她聽著聽著心裡就有了姨丈未必能康復的想法,而她在言談中透露了這種想法後我就變得很是不安,繼而坐在旁邊一起聽我媽言論的我老公也有了這種想法。

我很想幫忙,但阿姨好像不想我加入,而我媽的行動奇慢,使一向極為心急的我心焦了,每天都想一兩回,又怕追問嚇怕了我媽,不禁想起兒時的事情...  阿姨屬於早婚,22歲就出嫁,當年外婆家裡只有我一個孩子,當時我大概6、7歲,理所當然地做了她的花童。她給我買了很漂亮的裙子,帶我去髮型屋梳了很可愛的髮型,拍了照片後放大了到現在還一直掛在我娘家的房間。我親眼看著姨丈把阿姨娶走,然後親眼看著大表弟出生,然後是二表弟。家裡有一張照片,照的就是8歲的我半抱著一個肥大的男嬰(大表弟),所以我一直記得我比他年長8歲,而他弟弟比他小兩年,我大他10歲。

想起姨丈,其實童年的記憶十分模糊,知道他是阿姨在星晨錶廠做女工時的同事,外表很老誠,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的年紀實際上比阿姨大多少,我媽也看不出來,一直當是比阿姨大很多的,近年談起這個話題,阿姨含糊地笑說年紀只比她大幾年。記憶中和他不算太過親密,外表雖然很嚴肅,沒有教訓過我,但對我很和氣,我猜想他應該是疼我的,畢竟年幼時我跟阿姨關係很親密,也會受到感染吧?一直到一年多前我們坐著對話,我估計他當我不時表面上的家人,應該當作是看著從小長大家裡的孩子吧?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時候,有好幾個連續的年頭年他們夫婦都會幫我在外婆家裡做生日,這些記憶都幸好在照片的記錄我才能回想起來,這一刻想起了他們買的巧克力聖誕蛋糕(我的生日很接近聖誕節,因為他們都會買聖誔蛋糕給我),應該還有一份生日禮物的,印象中模糊的記得有買過裙子給我,想起外婆的紅雞蛋,冬天的寒冷...  照片中的我們在笑著...

才廿多年... 甚麼會這麼快就到盡頭,以為會有另外一個廿年,到他們真正老去才接近盡頭吧?這不是應該的嗎?其麼這麼快就走到那個骨節眼兒?若果他走了姨怎辦?會很孤單呀,兩個表弟才是半大的孩子... 我真的很難過... 忍不住哭了...

另一方面擔心表弟們日後會為家裡的事起紛爭。我怕日子真的到了盡頭,他們兄弟會受人教唆做出出格的事情... 禁不住想起自己對於過去的日子緒多的遺憾,就算不立刻有想法,難保他日年紀大了反過來要求家裡給他甚麼。

大表兄一向比較虛榮,性格不夠堅定,做事也不夠強硬,現在的女朋友好像不怎麼樣,還有「好」(啫好的發音)老板娘名頭的傾向,不知道他能否堅定自己的想法;細表弟注定要為夢想付出很多,夢想不一定會實現,一旦失敗了呢?那時候他還有青春來照顧自己的餘生嗎? 萬一那時沒錢呢,會想起家裡嗎?阿姨和大表弟有沒有打算與他一起承擔永遠在家裡為他設一個位置讓他回來嗎?還是根本不想理由得他,當他於早年放棄了家裡(舖頭裡)的位置?假若舖頭結業,阿姨以何為生?

我想了很多...  可能都是一些不實際的想法,而且把他們都想得形同壞人,然,想了就是想了,這事我很想去幫忙,無論去舖頭幫忙還是陪姨丈去看醫生...

我心面很煩...

 

創作者介紹

My Space 090720

MYSPACE0907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